2018年7月15日 星期日

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,你的父母不是你的父母

公視「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」,聽說很好看,我還沒有實際看過,只從網路上看了一個大概。其實不管是劇中,或是現實生活中,小孩就是父母的延續,每個孩子或多或少都承接了父母的期待,我想沒有父母對小孩是沒有期待的,除非是沒有愛。

只是到底什麼是愛?認真的去想發現還真不容易回答。當父母不是件容易的事,沒有人天生就會當父母的,當自己成為一個「媽媽」或「爸爸」時,這個角色應有的能力,其實是跟著孩子一起長大的。

父母都怕孩子長不大,孩子最怕父母不長大。

我想沒有任何一種關係,可以比父母對自己小孩的愛更親了,大概只有生過小孩才能夠體會甚麼叫做無怨無悔的付出吧。只是當父母最大的功課就是放手,陪著一個孩子一起長大,用自己所有的努力跟資源去成就他,然後讓他好好的當一個成熟的大人,真正成為一個有能力與獨立的人,去培育他的下一代,這應該是「父母」這角色的英雄之旅了,其個體化歷程在於有能力去培育與成就自己的下一代。

只是這樣無怨無悔的付出,很多的父母是很難放手讓孩子成為一個獨立的個體的。「你翅膀長硬了,所以不聽話了是不是?」「要不是因為生了你,我早就離開你爸了。」當父母的無怨無悔,變成一種跟孩子索求的正當理由時,是每個孩子心中沉重的枷鎖,希望做自己想做的事,等同於不要自己的父母;以一個父母來說,我如果沒有完全的犧牲奉獻給家庭,沒有竭盡全力給予小孩愛,沒有讓我的孩子可以趕得上別人,甚至比別人優秀,我就不是一個好媽媽或好爸爸。
只想做自己,真的好有罪惡感。

華人對於愛的界線,常常過於極端,不是0就是100,家家有本難念的經,難念就難念在這裡。不聽從父母堅持做自己常常等同於不孝,不為孩子犧牲付出等於不盡責。

以人類的發展心理學來說,人生最大的叛逆期,一個就是青春期,一個就是更年期。青春期與更年期其實就是一個人「想要做自己」的階段,青春期其實很容易理解,小孩開始不想聽父母的話,要靠自己的意思做事;而更年期可以說是成人版的青春期,進入更年期的父母有的時候真的很不可理喻,孩子常覺得父母好像在找自己麻煩。「為了叛逆而叛逆,為了反抗而反抗」,是這兩個階段的最大特點。

人想要做自己,是有前提的,必須具備有獨立能力,不管是當父母那一方,或是當小孩的那一方。

而華人傳統觀念,從來就不鼓勵做自己,以致我們從來就很少被培養做自己的能力。孩子該獨立時沒有能力獨立,父母該放手時沒有辦法放手,彼此緊緊黏在一起分不開,然後因為不自由、不快樂而互相情緒勒索。

現代人晚婚晚生,未來的家庭問題趨勢,以發展階段來說,就是孩子進入青春期時,父母剛好進入更年期了,兩大叛逆期同時發生在一個家庭裡,衝突程度可想而知。

但願現代人晚婚晚生,會更有智慧去讀這本難念的經。

2018年7月7日 星期六

失落的拼圖

從治療的觀點來說,不論是何種取向、哪家學派,幾乎都認為療癒來自於整合。如果把人生比喻為拼圖,療癒就像是拼拼圖的過程,只有一塊一塊的把自己找回來,人生才會完整。
而在有些時候,我們也會有不想面對自己的時候,我們會在自己的心理築一道牆,阻隔這種不想面對的感覺,隨著時間越長,這道牆也會變厚,因為不想碰的感覺也隨著時間變多了,久而久之,我們會忘記那些被我們阻隔在牆外的,也是我們的一部分,於是乎我們得了一種對自己的失憶症。
這種失憶症會透過很多形式想要喚起你的記憶,在人際關係中,我們會有很多的投射,如果你特別討厭某種類型的人,你會發現到原來那個你討厭的特質,其實自己也有,只是我們從來不想承認。過去被我們所排除的,我們忘記了,但從別人身上,我們認出來了。如果你總是愛上某一類型的人,然後常常愛得傷痕累累、頭破血流,也許你會發現到你愛的那個她/他,就好像是你的另一個影子,藉由這種愛的形式,其實內在的渴望是我們想要變得完整。只是那個人終究是那個人,她/他是自己人生的拼圖,不是我們的拼圖,所以我們生氣、難過、悲傷,為什麼怎麼兜都兜不起來,感覺自己被遺棄,多希望那是一塊正確的拼圖阿,只是注意力如果搞錯了,我們會總是在找別人當自己的拼圖,然後怎麼找都覺得不對。
我們的失憶症無時不刻的都想要找回自己,在尋尋覓覓中,試圖找到一些拼圖的記憶。

上天給人最美的禮物,是我們無法永遠的失去自己,我們渴望變得完整。

失憶症除了透過對別人的投射,喚回一些對自己的記憶,其實身心的病痛,也是另一種形式。
人無法麻痺自己太久,有的時候會開始覺得痛苦是一件好事。
麻痺就是一個失憶的過程,有些感覺太痛苦,我們不想去感覺,只是我們常常改變不了外在環境,我們無能為力、困頓不已。然而,上天賜予人最厲害的就是生存與保護的機制,就是我們可以讓自己變得沒感覺,於是我們的失憶症又變得更嚴重了,我們連自己失去的是甚麼都搞不清楚,因為搞清楚實在是太痛苦了。
於是失憶換來了更多的失憶,因為痛苦通常只會隨著年紀增加,很少會因為時間拉長了就減少的,除非你願意把自己找回來。

所以,還好我們會生病,那些你忘記的,你的身體全部都記得。
身體就像是你的遺忘記憶卡一樣,那些你丟掉的,他全都會幫你儲存起來,累積到一定的程度,藉由痛苦來吸引你的注意力,粗魯的逼著你不得不面對自己,當年你有多粗魯的遺忘自己,你就有機會感受到多粗魯的被喚起。
如果你願意跟你的病痛對話,你會發現到你遺忘的不是痛苦,而是寶藏,它要幫助你清理自己,並且有著更高的善意,它要你找回你自己。

真的還好我們會生病。

2018年6月16日 星期六

婚姻是兩個人的修行

在婚姻諮商中,很常見的婚姻問題,是結婚之後彼此開始受不了對方的另一面。

我常常會問他們:「當初對方最吸引你的是甚麼?你為什麼覺得就是他了?」因為通常你喜歡的特質,常常都是你婚後讓你討厭的特質,為什麼呢?

因為凡事都有兩面,每一個特質它都有隱藏版的另一面。

一開始你喜歡他給你的安全感,但相處久了,或許你會開始覺得他很無聊。如果你喜歡他給你穩定可靠的感覺,但也許婚後的生活可能是一成不變。如果你喜歡他總是很保護你,懂得照顧你,那麼你就得有心理準備凡事都由他來主導控制,沒有太多給你決定的空間。如果你喜歡他孝順又善良,那麼有很大的機會,你會體會到他夾在你跟他父母之間的為難,甚至覺得他懦弱沒用。如果你喜歡他誠實又正直,婚後的相處你可能會開始覺得他白目又不知變通。如果你喜歡他獨立有主見,也許婚後你會覺得他很難溝通,永遠都只有他是對的,好像很難走進他的世界。

時間久了,你會體會到這些當初喜歡的特質的另一面,有的時候不是對方變了,而是你終於跟他相處得夠久了,有機會可以感受到這另一面,因為凡事本來就有兩面。
太多優點集於一身的人,是一種缺點,除了太遙遠高不可攀之外,最重要的是他可能對「有缺點」這件事的接納度很低,對於你的缺點,他當然不會有太高的接受度。
那怎麼辦?此題無解?鼓勵大家不要結婚?

有的時候,另一半就像是我們的照妖鏡一樣,因為只有他/她可以距離我們夠近,看的到我們最醜陋、最不堪的那一面,然而,看到了之後,是要拿來當作攻擊對方的籌碼嗎?

當然不是。

有人說婚姻其實是一種修行,而且是比一個人修行難度還更高的兩個人的修行。

甚麼叫修行?我想修行應該就是修正自己的行為,藉此以提升自己。而兩個人的修行,就是兩個人彼此都透過對方的反應來修正自己,透過相處與溝通,知道自己的問題在哪裡,在體諒與包容中能夠不失去自己,兩個人一起修正自己,讓雙方一起變得更好。

舉例來說:
如果你討厭他的自私,但換個角度來看,一個人會自私到不顧及別人,表示在他的世界裡面,是不會有人去替他想的,所以他也只好只為自己想。而自私的人通常是孤單的,因為他必須要死守捍衛自己的那條界線,而孤單則是他的代價。如果你懂得理解他的自私,體諒他的感受,你就比較能夠從討厭的心情轉為一種體諒或同理,而他也會因為你的同理而不再感覺孤單,「討厭他自私」這個問題就不存在了,甚至他會覺得你跟他是一起的,不需要這麼死守保護自己的界限。

婚姻之中除彼此提醒修正之外,互相包容與體諒也是很重要的,我們都需要感覺到自己是被愛跟被包容的,這會讓我們相信自己可以有力量變得更好,為了自己,也是為了身邊這總是陪伴自己的人,我們希望自己可以變得更好。

我們每個人身上都有好多的缺點,但還好凡事都有兩面。

2018年1月21日 星期日

你相信有靈魂伴侶嗎?



女生聊天時,聊到感情,似乎很容易聊到一個話題:「你相信有靈魂伴侶嗎?」

談到「靈魂伴侶」,首先就要來界定一下,甚麼叫做靈魂伴侶。我相信人跟人之間有磁場合跟不合的問題,明明交流不多,相處起來卻有種莫名的自在跟熟悉感,很多觀念都很契合,甚至還很有默契,相處舒適的程度比較高,是不是就比較接近靈魂伴侶??

「靈魂伴侶」這個詞似乎有點被過度理想化跟濫用了,好像靈魂伴侶是一個各方面條件跟自己都契合的對象,但我們都知道根本沒有這種人存在,因為就算再怎麼相似的兩個人,再如何的有默契,也不會完全一模一樣,相處久了就會看到更多不一樣的地方,難道這樣就再繼續找下一個靈魂伴侶?單身也就算了,結了婚也是可以離婚,如果真的不合能好好結束,對兩人來說也未必是件壞事,只是如果要再找下一個,為的是什麼?

也許我們可以從「伴侶」這個角度來思考,人為什麼要有伴侶呢?伴侶,到底對我們人生的意義是甚麼?是一個可以穩定的做愛對象?可以照顧我們的對象?或我們可以心甘情願付出的對象?可以分享心事的對象?情緒發洩的對象?合法生小孩,可以一起養小孩的對象?

好像都是,但感覺就是離「靈魂伴侶」似乎有點距離,畢竟有個靈魂伴侶本來就是個理想狀態,充滿著許多不切實際的投射,為什麼呢?因為人本來就是會變的,我想可以稱之為「伴侶」的對象,應該是個長時間都在我們身邊的人吧,可以想想一個人長時間都沒有改變,真的是一件好事嗎?那意味著甚麼?那意味著自己或是對方,在一起的這段長時間裡面,完全的沒有任何成長,沒有再繼續往前的兩人關係,應該就很接近所謂的「婚姻的墳墓」了。鄧惠文醫師最近有本新書「婚內失戀」,我還沒仔細拜讀,但我想她描述的就是在婚姻裡面,兩個人比一個人還寂寞的狀態。

我認為甚麼叫做「靈魂伴侶」?如果把人生比喻為一首舞蹈曲,應該是兩個人一起跳舞,合作完成一首曲子的過程。如果你喜歡獨舞,那也沒麼不對,也許一個人的旅程更適合你,而有一個人可以跟你一起共舞,那也是件很美的事,兩人一起切磋、一起進步,有著兩個人共享的酸甜苦辣的樂趣。然而彼此有默契才能把舞跳得好,當其中一人不會跳,另一方會願意帶領著對方共舞,而被帶領的一方,願意信任另一半的帶領,兩個人能夠這樣互相帶領、互相信任,一起將這首曲子練習的越來越好。

聽起來,好像不太容易,因為也許有很多細節需要磨合,或本來覺得跟對方有默契,實際共舞才發現到其實兩人節奏感差異很大,但也正是因為困難,所以克服困難後的收穫跟成就感也會特別多,畢竟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。如果你身邊沒有伴侶,至少我們可以為自己可以做的,是先把自己的狀態調整好。大家都聽過吸引力法則,其實在伴侶關係上也是有吸引力法則的,你的人生走在甚麼階段,你也容易吸引或被吸引跟你一樣人生階段的對象。所以,你想要遇到甚麼樣的好伴侶,首先你得先成為那樣的人,你的靈魂自然而然就會為你招喚那樣階段的另一半來。

然而該怎麼繼續把舞跳下去,還要跳得好,那就是要你跟你的舞伴都要能夠一起願意學習跟成長了。

2015年5月5日 星期二

正念放鬆練習─身體掃描

許多朋友不知道該如何幫助自己放鬆,以下這個練習,是李燕蕙老師所錄製的身體掃描放鬆練習,幫助自己覺察自己的身體感受,靜下心來與自己的內在連結,不僅能夠放鬆,也能增進對於內在情緒的覺察。



2014年8月13日 星期三

憂鬱其實不可怕

最近羅賓威廉斯自殺過世了,就連金凱瑞也聽說被憂鬱症所苦,打開電視好多談話節目都在談憂鬱症。

其實,憂鬱症沒有那麼恐怖,只是它發生在心理層面,看不見也摸不著讓人害怕,但憂鬱其實就像感冒一樣,有誰能保證自己一輩子都不會感冒的?又有聽說誰感冒不會好的嗎?人的身體疲累抵抗力會比較差,同樣的,人的心理能量比較弱時,當然也就比較容易生病。凡是都有兩面,其實憂鬱也不全都是那麼糟糕,它就像是人心裡的自動斷電系統,快沒電了總得讓自己儲備些電力,讓你不得不停下來休息,因此也可以視為一種自動保護機制,其實很多時後,憂鬱是在提醒我們,該休息一下了,回到自己的世界,跟自己好好獨處一下,但很多人非得要把自己榨到完全不能動為止,慌慌張張的以為自己病的很嚴重,為什麼以前輕輕鬆鬆就可以做得到的事情,現在卻做不到了?又得遮遮掩掩的不要讓人發現,陷入了不斷的質疑跟否定自己的過程,「不斷的否定自己」,而且一直repeat,讓所剩不多的心理能量,在不斷打擊自己的過程中完全耗盡,這就是最典型的憂鬱症狀。

我看過羅賓威廉斯的電影,說他是喜劇巨星,我對他詮釋憂鬱症的角色印象深刻,面對自己內心令人窒息的黑暗,卻怎麼也找不到出口,也許是他把自己的內心如實的表現出來,倘若今天他選擇當一個「悲劇巨星」,或許今天不會走上自殺的路也不一定,畢竟如實的表現自己,比壓抑隱藏自己,心理的能量不用作這麼多無效的耗費,如果人生本來就是苦的,為什麼一定要以歡笑面對人呢,隱藏住自己心裡的苦,這不就是對自己人生最徹底的否定嗎?

也許人生原本就是苦多於樂的,但就因為人生有很多的苦,所以才能顯現出美好的難得與珍貴,苦是要我們學習更懂得去珍惜的功課,而不是理所當然的的忽略,讓自己在怨天尤人中把自己的最後一點電力耗光。

沒有黑暗的襯托,哪能感受到光明的美好呢?